页面载入中...

【fuck chinese woman】“二月二”为什么是“龙抬头”? 除了理发还有这些 - 第3页

  范周教授的此次公开课是一场全新的教学改革探索,运用互联网思维和融媒体技术扩大学术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创新了“文化大慕课”的形式和载体,体现了文化学者的学术担当。同时通过诙谐幽默的授课方式、直播互动的授课形式、融媒体的传播方式,引领了健康向上的知识跨年风尚,用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推动了文化全民参与。

  2019年开年的第二天,《上海文学》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莫言新作《一斗阁笔记》。

  《一斗阁笔记》由12篇长短不一的笔记组成,长则四百余字,短的只有二百多字。公众号文章显示,该新作原载于《上海文学》2019年第1期。

  新浪文化:欲望也是把双刃剑。

  老刀:是的,欲望永无止境。老话讲“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中国有太多这样的故事,远的从沈万三、胡雪岩,近的不可胜数,在近20年的财经圈中,已经有很长的一串名单。足以镜鉴。

  新浪文化:胡雪岩非常典型,起于官商,败于官商。这对小说中任鸿飞的起伏沉沦和性格塑造,有启发或借鉴吗?

  老刀:并非借鉴,而是事实上依然如此。这其实是中国社会的悲哀。中国上下5000年创造了光辉灿烂的物质文明,但是,解放时毛主席说“一穷二白”,留的东西不多。传统的说法是“富不过三代”,这虽不能说是富豪的宿命,但是现实的政商结构、政商关系,确实将富人们放在火炉上炙烤。因为,要想做大财富,必须依附于权力,胡雪岩如此,任鸿飞也如此。这本身就是危险的,因为一遇权力变迁和更叠,再大的财富都会难以自保。

标签: fuck chinese woman
admin
【fuck chinese woman】“二月二”为什么是“龙抬头”? 除了理发还有这些 - 第3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