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国家卫健委回应患者家属殴打抗疫医生:强烈谴责 - 全文

苗族的文化与中华民族的上古历史如此密切的缠绕一起,苗族的刺绣不仅热烈奔放,而且蕴意着神秘悠远的篇章,苗绣中的龙更以其丰富的意象与中华民族的开创历程紧密地联在一起。从这些残存着"人神混同"、"人兽混同"、"自然物类混同"的原始思维特征的绣品中我们看到,苗族人民营造出的龙是那样的率真稚气、热烈奔放、神奇壮丽、自由不羁。

苗族服饰的刺绣工艺有其独特性,如双针锁绣、绉绣、辫绣、破纱绣、丝絮贴绣、锡绣等。刺绣的图案在形制和造型方面,大量运用各种变形和夸张手法,表现苗族创世神话和传说,从而形成苗绣独有的艺术风格和刺绣特色。苗家妇女擅长纺织和刺绣,清《开化府志》、《广南府志》、民国《马关县志》、《邱北县志》都记载有苗族妇女"能织苗锦"之句。

苗家姑娘个个会绣花。由于环境的熏陶,苗族女孩四五岁就跟着母亲、姐姐和嫂嫂学绣花了。到了七八岁,她们的绣品就可以镶在自己或别人的衣裙上了。

  你可以走出卡夫卡,但很难活着逃出纳博科夫

  麦克尤恩21岁开始读卡夫卡、弗洛伊德和托马斯·曼,并且感到“他们似乎打开了某种自由空间”,然后他试写各种短篇小说,“就像试穿不同的衣服”。“短篇小说形式成了我的写作百衲衣,这对一个起步阶段的作者来说很有用。”麦克尤恩谈过很多作家对他的有影响,如他所言:“你可以花五到六个星期模仿一下菲利普·罗斯,如果结果并不是很糟糕,那么你就知道接下来还可以扮扮纳博科夫。”

  在现场,他谈到,对自己影响最大的还是卡夫卡。“在卡夫卡之前,英国人写小说都是寻常的恋爱、结婚、吃什么穿什么以及人的阶级等等。我惊诧于当时英国文学界普遍的沉闷。但是直到我看到卡夫卡,他写一个人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可是他最担心的却是上不了班,而不是变成甲虫这件事。我喜欢这种幻想内容和现实情绪的结合,这就是我要寻找的,我想要的。”

  “而我喜欢纳博科夫是比较晚的事情了,在我的写作时期中属于很晚的阶段,我喜欢和模仿是正常的,但是过一段时间就必须放下,然后发展出自己的想法。纳博科夫有非常伟大的风格,他的句子非常紧凑,如果是进入他的小说世界并且学习效仿,你很难活着逃出来,当然你也会是一个快乐的囚犯。”

  运用西方小说技巧

  我的第三部小说是一九五五年在《大公报》连载的《七剑下天山》,这部小说是受到爱尔兰女作家伏尼契的《牛虻》影响的。牛虻是一个神父的私生子,后来成为革命党人,父子在狱中相会一节,非常感人。我把牛虻“一分为二”,男主角凌未风是个反清志士,有类似他的政治身份。女主角易兰珠是王妃的私生女,有类似他的身世。不过在中世纪的欧洲,教权是可以和王权分庭抗礼甚至高于王权的,清代的王妃则必须服从皇帝。但“戏剧性的冲突”就不如原作了。《七剑》之后的一些作品,则是在某些主角上取其精神面貌与西方小说人物的相似,而不是作故事的模拟。如《白发魔女传》主角玉罗刹,身上有安娜·卡列尼娜不能忍受上流社会的虚伪,敢于和它公开冲突的影子;《云海玉弓缘》男主角金世遗,身上有约翰·克里斯多夫宁可与社会闹翻也要维持精神自由的影子;女主角厉胜男,身上有卡门不顾个人恩怨、要求个人自由的影子。

  从《七剑下天山》开始,我也尝试运用一些西方小说的技巧,如用小说人物的眼睛替代作者的眼睛,变“全知观点”为“叙事观点”。其实在《红楼梦》中亦早已有这种写法了,如刘姥姥入大观园是刘姥姥眼中所见的大观园,贾宝玉的房间被她当成小姐的香闺,林黛玉的房间反被她当成公子的书房,而不是由曹雪芹去替她介绍。不过,在旧武侠小说中还是习惯于由作者去定忠奸、辨真伪的;故事的进行用时空交错手法;心理学的运用,如《七剑下天山》中傅青主为桂仲明解梦,《云海玉弓缘》中金世遗最后才发现自己爱的是厉胜男,都是根据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在西方小说技巧的运用上,我是不及后来者的,但在当时来说,似还有点“新意”。

  历史方面,我采用“半真半假”手法,主要人物和历史事件是必须真实的,次要人物和情节就可能是虚构的了。《萍踪侠影录》基本根据正史,《白发魔女传》则采用稗官野史较多。《萍踪侠影录》曾被改编成京剧,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在北京演出。这是大陆自一九四九年以来第一个改编自武侠小说的京剧。小说以明代“土木堡之变”作背景,我写了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于谦。于谦在明英宗朱祁镇被入侵的外敌俘虏之后,明知会有不测之祸,毅然不顾,另立新君,他非但挽救了国家的危亡,而且在击败外敌之后,力主迎接旧帝回来。后来朱祁镇回朝,发动政变,夺回宝座,果然就下旨把他杀掉。这是历史上著名的“忠臣悲剧”,堪与岳飞的“风波亭”冤狱相比。我是含着眼泪写于谦之死的。

  此次展览还特别介绍了文物修复办事处的工作,通过展现近百年历史的313号火车车厢和中国外销油画《朝觐图》的修复过程,让公众了解修复工作和专业技术。

  随着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故宫的文物修复工作与时俱进。北京故宫博物院和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曾于2015年和2018年在港举办“西洋奇器——清宫科技展”和“匠心独运——钟表珍宝展”,广受市民欢迎。

  此次展览展期为2019年12月14日至2020年3月18日。

  会议最后,心有不甘的泛暴派议员突然提出临时动议,以“监管警队不力”“纵容警察暴力”等借口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解雇邓炳强。邓炳强实时离场,香港中西区民政事务专员黄何咏诗及其他政府代表因不认同议员立场,全体离场“抗议”。

  随后,香港特区政府发声明严正表示,不认同中西区区议会针对香港警方和警务处处长作出的临时动议,有关动议对香港警方作出不实指控。声明指,香港警务处处长出席中西区区议会会议,聆听和回应区议员提问,但香港特区政府不认同区议会的做法和动议的立场,因此所有列席的政府人员均离席。

  另据香港中通社报道,在会议期间,就有泛暴派议员无视暴徒暴力乱港的事实,质问港警“一哥”是否会因为“警暴”问题辞职,对此,港警“一哥”邓炳强表示,自己不是问责官员,不会问责下台,并称在香港的止暴制乱中,自己理直气壮做得好,“只有惧怕正义的人想要让我辞职!”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16日)到立法会出席答问大会时,就力斥泛暴派抹黑香港警方。林郑月娥批评有人不断丑化、抹黑,甚至妖魔化香港警队,目的就是要削弱香港警队的执法能力,这对香港的损害会非常大。她强调,若无人犯法,警方根本不必执法,希望香港市民能够继续坚定支持香港警方执法,早日还香港社会以安宁。(海外网 张莎莎)

  然而,随着现代化步伐的加快,这一重要的口承史诗面临着巨大的冲击。目前我国大约有近百位藏族、蒙古族、土族说唱艺人,他们是《格萨尔》史诗的传播者,也是史诗的创造者。但是这些演唱艺人年迈体弱,人数锐减,面临着“人亡歌息”的危险境地,如藏族史诗演唱大师桑珠老人,能够演唱45部以上的《格萨尔》,但是他已年过八旬。在民间还有许许多多才华横溢的史诗传承人,由于受财力和条件所限,他们演唱的史诗尚未得到记录,其中一些优秀艺人已经与世长辞。民间史诗演唱艺人面临着“自生自灭”的困境,史诗传承也面临着断代的危险,如果不及时抢救,许多传承千百年的民族史诗,就会随着他们的辞世而永远消失,英雄的格萨尔王的故事也许会变成仅仅记录在纸上的干枯文字。

  承续民族历史的根谱

  史诗作为各民族世代传承的大型族群叙事,流传久远,影响深广,一直被人们珍视为民族历史的根谱,吟唱出的故事在特定仪式语境中被赋予了非凡的力量,因此史诗的传承不应该局限于书面的保存。著名学者叶舒宪认为:“在许多无文字的部落社会,史诗的演唱是神圣仪式的组成部分。这种原生态的仪式功能绝不只是文学的、修辞的或审美的欣赏,而是起到非常重要的文化整合作用。”

admin
国家卫健委回应患者家属殴打抗疫医生:强烈谴责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