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南京大学出版社:就侵权《家》致歉并召回图书

  我在日本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谈到、在国内时也谈到,我们这些作家所受的影响实际上不仅仅有西方的,不仅仅有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有美国的意识流,也有东方像日本的文学,当然也有俄罗斯文学的影响。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屠格涅夫的作品,包括苏联时期的肖洛霍夫的作品,对我们都有影响。

  宫梓铭:记得有人说过,文学的新意义是发掘写作的无限可能,意大利有一个作家卡尔维诺便是这样做的,您觉得魔幻现实主义和这样的意义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莫言:我个人觉得魔幻现实主义是在发掘写作的无限可能:一面描述较为魔幻的场景,一面显示社会的一些问题。刚才我没讲全,实际上像意大利文学,对我本人影响也蛮大的。包括你刚才提到的卡尔维诺。卡尔维诺对中国作家的影响力更大,他的《我们的祖先》、《树上的男爵》、《看不见的城市》、《分成两半的子爵》等等,我都读过。尤其是读了《分成两半的子爵》,感觉到真是“脑洞大开”。写小说可以写得这么自由,把我们过去认为不可能写的东西都写进去了。卡尔维诺跟马尔克斯的重大区别,就在于卡尔维诺在意大利民间童话里面吸收了很多的东西,这点是不一样的。

  读卡尔维诺的小说,我觉得很受启发。我写过一部小说叫《食草家族》,里面有很多东西,受卡尔维诺的启发和影响比受马尔克斯更大一点。研究像卡尔维诺、马尔克斯这一类作家,观察他们在对现实生活的处理,给我们的启发是非常多的。他们不是用传统的、写实的现实主义方式来观察处理生活,而是用一种极度夸张的童话和魔幻的方式,对现实生活中的某一点进行了极度的夸张,然后获得了写作的巨大资源。就像你刚才讲的一样,大至无限的可能性。反过来想,如果按部就班的用一种照相般的现实来描述我们的生活,那很可能的结果是大家都写的一模一样。你是工业战线的作家,那你写工业,我是农民,我了解农村,我只能写农村。但是像卡尔维诺、马尔克斯这样一种写法,就为作家的创作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天地。甚至就可以说一个作家不太了解某一个方面的生活,他也可以写作,其关键就在于使用一种“非照相式”的描述现实,使用了主观的想象和夸张的扭曲这样的眼界和观察方法。魔幻现实主义简单来说,就是借助魔幻来表现现实,魔幻只是手段,现实才是最终目的。

  地处大凉山腹地的布拖县,是彝族阿都文化保留最原始、最完整的地区,有着“中国彝族火把节之乡”“彝族口弦之乡”和“彝族朵乐荷之乡”等美誉。每逢节日,这里处处可见盛装的彝家姑娘从头到脚都是熠熠生辉的银饰,动则摇曳,静亦生辉。这种代代传承的“彝族银饰”制作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也渐渐成为布拖银匠脱贫致富的源泉。

  在布拖县城有一条著名的银器街,两旁布满银饰店铺,锤子击打铜錾子发出的“叮叮当当”声不绝于耳,银饰工匠们就在这里日复一日地用自己的双手把时光、岁月打制进件件银器中。

  “自古以来,彝族人就对银饰情有独钟,把银饰视为洁白可爱、纯净无瑕、质地坚韧的精神品质来追求。所以,在彝族地区对银饰的市场需求量很大。不久前,布拖县还入选了全国首批‘非遗+扶贫’重点支持地区名单。文化部门将支持我们设立非遗扶贫就业工坊,帮助贫困人口学习掌握这些传统工艺和技能。”据布拖县文化馆馆长阿力莫勇扎介绍,目前,这里开设商铺的银匠共68户,从业人员120多人,年销售额近3000万,利润约400万元。

admin
南京大学出版社:就侵权《家》致歉并召回图书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