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听央视和国博讲述“中国记忆”

  1957年到1960年,萨米尔·阿明在开罗的经济管理研究所工作,之后在不同国家间工作,直到1980年成为塞内加尔达喀尔第三次世界论坛的负责人。

  他著作颇丰,包括《资本主义的危机》《抵抗的全球化》《世界规模的积累》和《自由主义病毒》等。作为依附理论的先驱,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阿明就极其敏锐地展示了,资源是如何从外围国家流向北方的中心国家,而使后者变得富裕。

  作为当代最重要的左翼学者和马克思主义者,阿明这样看待身上的这个标签:“从1948年起,我就是一名共产主义者,我认为我不会改变。我不是学院派的马克思主义者,我是一名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我将马克思主义视为斗争的武器,而不只是一种理论。用马克思那句著名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不仅要认识世界,更要改造世界。”

  阿明同时也是一位阿拉伯人,是阿拉伯世界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之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这样评论自己身上的阿拉伯属性:首先我们得理解所谓“阿拉伯民族”的复杂性。我们说“阿拉伯民族”是一个民族,是因为我们说同样的语言——受教育人群说的语言是同一种。大众的语言,也即是方言,则彼此相似,但也有些差异。这和伊斯兰有一定关系,但只能说是有一点关系,因为很多穆斯林也不是阿拉伯人,比如说波斯民族——伊朗人,又比如土耳其。

  来源:北京青年报

  撰文 | 蔡迩一

admin
听央视和国博讲述“中国记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